双流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主办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视点 >
家有鼠儿
时间:
2016-03-15 15:54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点击:
    鼠儿7岁半了。

    无论是外婆还是奶奶带出去,总有半熟不熟的人走上来问:“你这是带的谁家的孩子呀?”两位奶奶都会耐心地说:“我自己的孙呀。”但是对于为何一年半载之间小伙子就从一个瘦骨嶙峋的家伙长成一个眼圆脸圆肚圆臀圆腿圆的家伙两位奶奶都不好解释,总不能照实说家里的面包蛋糕饼干包括馒头什么的,一不小心就会缺半个甚至全部失踪吧,这也不是什么好名声。
   
    于是大家只能呵呵干笑。

    我呵呵干笑的时候最多。

    他参加跆拳道考级,偌大的场子,排排坐着好几十个年龄相仿的孩子,鼠儿与另外两个小子并排躺在一起做仰卧起坐。一开始鼠儿就显得脸红脖子粗。教练口令起了半天,别的小孩应声而动,要么游刃有余,要么勉为其难,一个两个就做了下来。我家鼠儿双手抱头,眼里闪着诚实而卖力的神色,小脸通红,蜷着身子从左边滚到右边,再从右边滚到左边,恁是没有完成一个,倒是至始至终就那么丑萌丑萌地滚着。

    周围的家长有的忍不住呵呵笑着。我也只有跟着哂笑。

    扭头就遇见一个熟人。于是我先发制人,手舞足蹈地就给他描述了刚才的情形,他哈哈笑着,我也跟着呵呵。几天后,遇见一个老友,因为太熟,她一见我就笑得前合后仰,上气不接下气地讲述了那天的情形。我大惊,问她怎么知道,她说,她家儿子也在现场,亲眼目睹了我家鼠儿的本色表演,回家后不遗余力地加以复制。我跟着,呵呵作罢。

    可是我家鼠儿并不以此为忤。

    那天,他兴高采烈地放学回来,拽着我的衣服说:“妈妈,我们班上有个旭东好搞笑哦,他指着我对老师说,老思,这个胖纸有话说。他居然说,老思,胖纸,啊哈哈哈哈。”鼠儿就站在我旁边,那么开怀地笑着,眼泪花都笑出来了。

    我也呵呵笑着,心想,多年前迅哥说的,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那猛士,就是这样炼成的么?

    不过呢,鼠儿还是很积极,天天会跟着大人在外面半真半假地跑几圈。

    有时,也会言辞铮铮地说:“幸亏我壮,要不今天摔跤的就是我啦。”

    他始终认为自己是壮,我们也这样说。

    这几天,鼠儿劳动热情高涨。每天眼睛一睁,裤子一提,便说:“我去给大家煮鸡蛋。”翻冰箱,抬凳子,洗鸡蛋,放水,开火,一通忙碌。经常忙得吃了饭,还没洗脸。他说:“你看我好忙哦,每天要给你们煮鸡蛋,要做作业,作业好多哦,每张单子上都有几十个词语,我要一个一个地抄;下午我还要跟天天他们一起玩,不能迟到;晚上我还要看电视,我还有好多集没有看呢。”一家大人看着他那么忙,也不好意思说他了。

    有时看着他脊背直直地坐在那里写作业,我会夸他,说:“哎呀,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好,让这么好的一个小孩到我们家来。这是谁这么好呀。”他抬起头来看着我,小脸微红,眼里有压制着的得意,却显得很矜持。他沉吟了一下,低声说:“妈妈这是要感谢他吗?”我愣了一下,赶紧说:“嗯,是的。”他低下头,沉思了一下,觉得确实无解,淡淡地说:“这就是大自然的功劳咯。”然后不理我,继续一笔一划地勾着他的字,如同很多条树枝凑在一块形成的字,虽然字形幼稚笨拙,但是毕竟是一天比一天看起来流畅了。

    我心里淡淡地喜着,又淡淡地失落着。

    全家人一起举杯恭贺新年后,鼠儿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看我走过去,他的圆乎乎的小手一钩一钩,让我过去。我坐在他身边,他悄悄凑过来,在我耳边说:“妈妈,刚才祝酒时,我是不是忘记说谢谢你生了我,养了我,你辛苦了呀。”我忍不住眼眶一热,也悄悄凑过去对着他耳朵说:“妈妈也谢谢你,给妈妈带来这么多幸福啊。”

    鼠儿眼睛亮亮地看看我,忽然纵身一跃从我身边弹开,落在沙发垫上,嘴里吼着,“欧,滑冰开始!”便赤脚踩在上面,撅着屁股,双腿使劲,以一种古怪的姿势驾驶着沙发垫前进。
(三星镇人大     讷讷)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情守三月菜花黄
下一篇:话说“湖广填四川”

版权所有:双流人大 |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蜀ICP备15020559号 中文域名:双流人大网